语文阅读理解标准答案听谁的?

  “一切‘祸害’都非我的本意,向苏州全体高二学子致歉。”湖南株洲市教育局工作人员王亚在朋友圈中发了这样一条消息。原来,在刚结束的苏州高二年级语文统考中,有一道现代文阅读理解题摘选自王亚的散文《清明》,有学生考后通过微博直接联系上了王亚并请她作答,没想到标准答案出来后,20分的题目,王亚也仅能拿6分。王亚直言这很正常,写文章和做题不一样。

  @卞广春:诚然,由于时代、阅历、处境、文学素养等不同,文章作者与读者很可能想不到一起,很正常。这其实就是“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”的原因。可是,语文教学中要求学生回答的阅读理解题标准答案,如果与文章作者的意图不同,标准答案比作者本人具有绝对的解释权,将会把唯一的“哈姆雷特”强加到所有学生的头上,让学生绝对服从和认同这唯一的“哈姆雷特”。这样的标准答案,乃至这样刻板的语文教学,就有问题了。

  中国语文博大精深,不仅文字、句子难倒了若干“老外”,也让中国学生困惑。现实语文教学中,不少师生都认同“自圆其说”,可标准答案却否定各自见解,是不应该的。语文教学完全服从于考试,以标准答案的形式,使学生接受考试评分结果。这样,文章作者想要表达的意思,会因为标准答案产生歧义,学生不是深入分析文章背景及文章中心,而是猜度出题评分教师设计的标准答案会涉及哪几点。这样固化所有学生的思想、文学素养,狭隘理解文章的做法,对我国文化是一种伤害。

  语文教学,应尊重文章作者,引导学生结合作者的个性、处境和文章写作时代,猜想作者想要表达的内容,同时,也要引导学生在阅读文章时,有自己的感受和理解,形成作者、读者既同又异的反应结果。

  语文教学,涉及文学鉴赏、阅读理解,应当鼓励自说自话,充分激发学生对文章的理解力,而不是让学生为了考试分数,屈从于标准答案,屈从于教师的思维。即使是对学生的思维训练和文本解读,也要倡导个性,包容“作者这样写”,学生却“这样想”。语文考试则要回避争议,不让学生在标准答案中被“坑”,要让学生自圆其说,甚至追求个性独特的答案,才能培养学生的发散性思维,使我国文化、文学更丰富多彩。

  @艾萍娇:我国社会对于标准答案的吐槽,已经至少有30多年了,上个世纪八十年代,就有“雪融化了变为什么”,学生回答“春天”,却被判错的讨论。但是,这么多年过去,标准答案却一再被强化。很多人认为这只是命题思路问题,而进一步分析会发现,这是按单一分数标准评价、录取学生的必然结果。按单一分数评价、录取学生,就必须强调评分的公正性,而按标准答案给分,是最无争议的,因此,中高考命题中客观题的比重很大。

  单一分数评价与标准化命题,是一体的。从本质上看,单一分数评价体系,关注的并不是科学、全面评价一名学生,而只是用一把尺子把学生的高矮量出来,用于学校录取。沿着这一思路,标准答案也是一把尺子,是用一个统一的标准,评价学生对知识的掌握情况。对于单一分数评价,一个形象的比喻是动物园开运动会,所有动物,包括鱼、猴子、大象、乌龟,都统一比赛爬树,谁爬得高谁就是冠军。这样的比赛,还会关注爬树比赛的某个细节对“鱼”能力的锻炼吗?

  @一年四季都很美:虽然作者的解释是做题和写文章不一样,但如果是回答自己文章的问题,才仅得6分的话,就让人无法理解了,不过话又说回来,这个标准答案的依据从何而来?我感觉文章中表达的中心思想是什么,作者本人的发言最权威!

  新闻推荐

  8部门联手推动农村“厕所革命”

  据新华社消息近日,中央农办、农业农村部、国家卫生健康委、住房城乡建设部、文化和旅游部、国家发展改革委、财政部、生态...